4 people report this message

First reported about 3 years ago
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?(世界上唯一的.危機化解大師)

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?讓負責台灣安全的國安會三大巨頭,三個鐘頭從頭到尾聆聽他一個人演講。

前不久,職掌台灣安全的最高機構國安會,透過管道安排,邀請美國一位具有特殊背景的神秘人物來台,對內部做了一場有關「台海危機處理及危機化解」的專題演講。

現場聆聽者有國安會秘書長莊銘耀、兩位副秘書長,以及海基會、國防部參謀總部等相關主管幹部。

兩個小時的專題演講結束後,與會的不少高階將官、重要幹部等,都對這個身高不滿一百六十公分,模樣並不顯眼的台灣學者充滿疑惑:「這個從英國請來的小個子到底是何來路?能令長官們這麼信他。」

這個人是邱強,道道地地的台灣人,認識他的人都稱呼他「危機處理大師」。拜科技之賜,美國近年冒出不少台裔億萬富豪不過,邱強是極少數不靠科技而能晉身億萬富豪的台灣人。
他的專長極為特殊:他開的公司全世界僅此一間,別無他 家!美國企業界封他為「危機大師」。他靠分析風險與化解危機致富,公司共有一千多名各種領域專家,工作只有一項:解決危機。
從三十五歲創立公司至今十四年。 邱強 博士的危機處理公司,總共在十幾個國家,處理過一千六百多個不同的危機,從美國三哩島核能掌故、大停電、波斯灣戰爭到俄國核能外洩、土耳其大地震都是這位蜚聲國際 危機 博士的代表作。

除了國際性的危機處理,美國企業家口中的Chung Chiu,更是許多跨國性集98遇到經營危機第一個想到的救世主:包括全球知名比爾.蓋茲的微軟公司、資本額高達兩千億美元猶太人開的石油公司Texaco等世界前五百大公司,都曾經委請這個來自台灣的「 小巨人」:幫忙化解各種經營危機為轉機,到現在,這些大企業的某些老闆仍然與邸強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。

雖然身為風險與危機處理公司的總裁,而且是美國知名的台籍億萬富豪,邱強一向很低調,沒必要不接受各種媒體的採訪。

本刊獲悉他應國安會邀請來台秘密演講,透過管道安排,在他離台飛美前夕,獨家採訪這位全球獨一無二專靠化解危機致富的億萬富豪。今年四十九歲的邱強,出生書香世家。

父親邱言曦(楠)畢業於日本帝國大學新聞系,一生任職公務員,幹到新聞局副局長退休、之後獲聘為美洲中國時報的首任發行人。

邱強高中考上建中,但他坦承年少輕狂,好玩不愛念書,邱強說:「我玩到連教科書都扔掉了,真是玩得很離譜!」

直到考前三個月,才重新買書苦讀,結果考上清大核子工程系。邱強說:「清華四年最大的收獲,是建立我思考邏輯的底子。」

當年,邱強是掛車尾最後一名考上:畢業時,卻是全班第一名。

之後,他跟一般念理工科的畢業生一樣申請留學,他以百分之一的幸運機率,竟然獲得麻省理工學院核能工程研究所的就讀許可,厲害的是學校還給他獎學金(只有一個名額)。能打敗那麼多的競爭者獨獲青睞,邱強自己也感到很驚訝。

第一天報到時,他大膽問系主任:「為何會選中我?」系主任笑著回答:「不是你特別優秀,也不是別的學生比較差,最主要的原因是你雖然最後一名考進清大,卻是第一名畢業,我們認為你有潛力!」

邱強念了一年就順利拿到碩士,指導教授認為他資質不錯,攻理工最好也要懂得企管,於是建議他到隔鄰的哈佛修商務管理。

邱強在哈佛念完八個月的課程後,獲益良多,他說:「麻管理工學院讓我學習數據分析:哈佛增強我的邏輯概念。還有認識了馬英九和他的老婆周美青,又碰上台灣退出聯合國,那真是一段令人動容的歲月。」

回到麻省理工學院,邱強轉攻機械工程博士,指導教授剛巧是系主任。邱強覺得很幸運,教授讓他率領一組十六名大學生協助做流體力學的實驗:他自謙運氣好,人時地都配合無間,竟然在八個月內,博士論文與實驗一氣呵成,又通過博士面試,使他打破以往紀錄,成為麻省理工學院前無古人、後無來者,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在八個月就獲得博學位的研究生,當時,他才二十四歲(他因身體因素沒服兵役)。

由於表現特別優異,邱強一拿到博士學位,就進入全世界最大的燃燒工程公司當核工程設計師。他運用他博士論文發明的「邱氏定律」,幫公司提升三十%核能發電的功率,第二年立刻被破格拔擢為經理(通常須四十歲左右)。

二十七歲,這個身材矮小的「台灣囡仔」,已經被美國政府核能管制委員 9C 聘請為三哩島核電外洩首席調查員,帶領十六個核能專家,分析處理這次意外事故造成的危機,以及日後預防化解之道。

這是他第一次在大事故危機處理嶄露頭角,美國政府對這位年僅二十七歲的台灣小伙子,特別刮目相看。
邱強的優越表現,讓許多白人既欽羨又忌妒,在公司也受到一些排擠,因此,當他三十五歲當上有色人種最高職位資深經理,他決定離職。人才總是不會被埋沒的,市值達三百二十億美金的南加大電力公司,立刻聘請他當副總裁。

當時,南加大電力公司因經營管理不善,股價從二十一美元跌落至十四元,可是高層始終沒發現癥結, 邱強 博士當下向總裁提出,必須立刻做緊急危機處理,否則不僅股價持續下跌,甚至 會危及公司生存。

南加大電力公司總裁撥款四百五十萬美元,讓他成立危機診斷及化解小組,他用了十名各專業領域的精英,花了七個月時間研析處理,對症下藥,公司的營運獲得立即明顯的改善,股價也重新回升到二十一元。

他也因此發現,美國有許多跨國企業,卻沒有一家專門解決危機的公司,於是,他跳出來組成全球惟一的危機及風險管埋公司。

接下來,找上門的大企業是美國第二大的石油公司,當時市值達一千億美金的Texaco。

他們透過南加大電力請邱強幫忙把脈,當時Texaco碰到生產成本過高、銷售速度太慢,導致競爭力薄弱的問題,邱強花了五個月時間,透過科學的數據分析,發現最大的問題出在管理制度﹔而公司知道有危機,卻查不出危機的原因,以及化解的方法。

邱強因為成功幫這些跨國性集團解決危機,連世界猶太人首富開的市值達兩千億美金的Home Depot家具連鎖店,也來請他開藥方。

這次,因為遭逢美國經濟不景氣,存貨又過多,邱強整整花了兩年的時間,才提升了四十五%的業績成長率,雖然時間長了些。猶太首富還是很感激他。

一九八六年,舉世最大的電腦軟體微軟公司,比爾蓋茲下面第四號人物科技執行長席思麥,也親自登門求診。

微軟的病灶跟一般公司不同,微軟的軟體雖然稱霸全世界,但卻有本土語言翻譯的障礙,也就是如何讓「產品當地化並被接受」,而且要比競爭對手快。

邱強透露,他只用三個月的時間,就解決了微軟的「速度危機」,至於是何妙方,他說基於職業道德與商業機密,無法洩漏,否則必須付出高額的賠償。

不過,這位國際公認的「危機化解大師」點出,處理各種不同類型的危機,有一個共通處,就是:什麼是危機?怎麼樣發現危機?如何化危機為轉機?

他目前接的case幾乎都是國際性的集團,而且並非來者不拒,有兩種情況他會婉拒﹔一種是已經病入膏肓﹔一種是因為股價跌落,大股東要求問診,執行者僅為應付做形式上的敷衍。

此外,如果遇上兩家同質性的公司,他一定堅守職業道德,只挑選一家。邱強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,是一九九零的美國對伊拉克發動突襲,代號「沙漠風暴」的軍事行動。

邱強首度透露這段秘辛,邱強首度透露這段秘辛,一九九零年9月,他突然接到白宮首席安全顧問約翰史勒辛格的緊急電問他:「可不可以研擬伊拉克可能再度發動戰爭所造成危機的各種分析,並以科學客觀的數據研判哪些危機可能發生?」

五角大廈要他負責「沙漠風暴」行動的「危機數據分析及破解」,邱強立即招集危機處理及數據分析的博士精英,成立秘密七人小組,花了四個月時間,研擬出伊拉克可能對阿拉伯或美國發動戰爭的一百二十八種狀況,並針對每一種情況找出化解之道。

周詳的模擬計畫完成後,他親自飛往華盛頓DC,到白宮與約翰史勒辛格報告,並為此在白宮與其他專家開了三次冗長的機密會議。一九九一年一月底,美國決定在 二月二十三日 發動突襲。

約翰史勒辛格又打一通電話給他,請他研擬在發動戰突襲時可能導致的危機﹔這次,邱強的危幾處理小組研擬出五種可能情況,並提出破解之道。

這場驚動全球的「沙漠風暴」突襲行動,完全在美國的掌握之中,在七天之內迅速攻下伊拉克,美軍付出極少的代價,伊拉克卻死傷慘重。

邱強再度透露一個秘辛:「如果伊拉克也有做戰爭危機數據分析及破解」,邱強立即招集危機處理及數據分析的博士精英,成立秘密七人小組,花了四個月時間,危機處理,美國不可能在七日內打完而且美國最擔心的一種情況,伊拉克根本沒有想到。

如果,伊拉克用上這招,美國一定投鼠忌器,這場戰爭不見得會快速打贏。」

當然,美國政府付出一筆相當豐厚的酬勞,邱強在「沙漠風暴行動」的風險分析與危機處理,讓他不僅名利雙收,更提升他公司的國際知名度。

去年,台灣發生五十年來的七二九超級大停電,台灣透過美國政府能源總署找到他,由當時的經濟部長王志剛聘請他回台成立國際小組,調查大停電危機的原因。

邱強由於成為國際危機化解大師,忙的十年沒回台灣,自己又是台灣人,沒談酬勞就一口答應,而且還率領了十三個博士級精英來台調查。

花了三個月的時間,邱強與他的危機處理小組,終於找出為何只倒一個輸電塔就造成全台灣大停電的癥結。邱強說:「事關國家安全,而且我們也簽了保密協定,所以不透露。」

在國安會的內部演講中,他指出台灣當前有四大危機:軍事危機、財政危機、經濟危機及信心危機.

多數台灣民眾最擔心中共武力犯台﹔邱強卻認為,這種危機機率最小,因為,中共要付出最高的代價,獲益卻最低。

他覺得目前最大的危機反而是信心問題,信心危機台灣付出的成本最大﹔而中共卻不必動一兵一彈,就可輕易達成。

處理過各種不同型態與層面,幾位傑出危機大師說:「不管國家或台灣企業有需要,我一定回來為台灣打拼!」

PS.請大家努力傳送此文章,建立國人信心,台灣,加油 !!


1 replies to the message


  • Rosalind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misinformation
    replied about 3 years agooriginally written by Rosalind
    根據遠見雜誌報導危機預防國際公司( Failure Prevention Int

    Reference

    遠見雜誌報導 ( https://www.gvm.com.tw/Boardcontent_8385.html )

    探索邱強如何管理危機| 遠見雜誌

    從美國五角大廈、微軟到迪士尼,先後都找同一個人處理緊急危機。這個人就是現年四十九歲、華裔美籍的危機預防國際公司( Failure Prevention International)總裁邱強。 邱強,操著非常標準的國語和流利的英語,聲音宏亮,笑聲爽朗,對什麼事情都「超級樂觀」的他說,「我是樂觀地認為危機可以預防,所以才做(從事)危機處理。」 一九九○年九月,五角大廈請危機預防國際公司總裁邱強研擬

    https://www.gvm.com.tw/Boardcontent_8385.html

Similar messages

(轉傳資深國防諮詢委員 宋兆文 撰文) 戰爭的危機就在不遠的將來! 賴清德立院公然表達贊成台獨立場! 民進黨正把台灣推向毀滅的火山口! 本文據實敘述,並無虛妄,請用一點時間看看,看完您不會繼續被騙,敬請分享,傳遞真相。 資深國防諮詢委員 宋兆文 撰文 賴清德首次在立法院質詢之時,公然表達民進黨政府贊成台獨立場,中共也立即迅速回應「台灣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國家」,所謂「兩岸終須一戰」的惡咒,看來已開始降臨我們的頭上。 我們國軍整體戰力不如共軍,這是不爭的事實!國軍是有戰力抵抗共軍犯台,但是各種抵抗的武器系統,有一定的數量,當海軍軍艦、空軍戰機已戰損殆盡,當各型制空、制海飛彈,雄三、雄二E、雲峰飛彈都打完了,還能用啥來抵抗??? 共軍掌握制電磁/制空/制海權後,以強猛海空火力攻擊我地面各聯兵旅(陸戰旅、機步旅、裝甲旅、統稱聯兵旅)與地區指揮部,等我地面部隊戰力殘破之時,優勢共軍登陸部隊結合空降/機降,在台灣本島多點登陸,完成台灣佔領;澎湖、金門、馬祖、烏坵等各外島兵力薄弱,沒有能力回援台灣,外島部隊被封鎖孤立後只有投降一途。 共軍犯台在第一記重拳猛烈攻擊之同時,立即實施台灣週邊海空封鎖,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走,去海外組啥子「台灣流亡政府」,中共犯台是要一勞永逸,解決台獨問題,不可能再給台獨任何機會與希望。 台獨份子認為、美國不會坐視台灣淪亡,美軍一定會來台灣參戰,首先要了解,共軍犯台作戰指導是:「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備、絕對優勢、速戰速決!強兵阻援、堅決堅持!」共軍不是笨蛋,當然要在美軍來不及出兵干預之前佔領台灣。 就算美國願意出兵援台,但是美軍必須完成任務部隊集結、任務編組、臨戰訓練、龐大後勤整備,時間最快要三個月。第一次波灣戰爭時,美國雖立即對伊拉克宣戰,但是在科威特被佔領六個月後,才能發起聯合作戰。 共軍犯台國軍支撐時間,最樂觀者估計約28天,悲觀者估計72小時失去抵抗,七天之內總統府升起五星旗,以最樂觀者預估時間而言,我們抵抗時間撐不到美軍奧援。 共軍有核武為仗持,美軍只能以傳統武器對共軍作戰,共軍現在的武器系統、訓練、士氣、裝備、作戰意志,並不輸美軍,美軍是否願意陷入苦戰,是否願意為台灣犧牲美軍生命?是個大大的疑問! 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,美軍兩個航母戰鬥群,並未貼近台灣,只是在有效作戰距離以外海域擺擺姿態,航母戰鬥群並未實際直接派出戰機降落我空軍機場,展現盟軍實際支援。因此台海之戰,百分之百是國軍浴血犧牲的獨自作戰,在「險中求勝、死裡求生」情形之中,稍有閃失,我們就會亡國! 台獨份子還認為、共軍犯台日本會派軍援台,日本不是我們邦交國,也不是戰略同盟國,台日雙方沒有簽訂任何軍事盟約,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派軍援台!日本若派兵等同對中共宣戰,更何況日本在北韓與中共威脅之下,三軍兵力早已捉襟見肘,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,哪有多餘兵力援台?所謂日軍會援台,是最無恥的欺騙謊言! 香港是和平方式回歸中共,所以「馬照跑,舞照跳」,台灣是被共軍武力統一,不可能有如同香港般的待遇,若共軍佔領台灣,對民進黨的清算鬥爭,想必不會心慈手軟! 不過、不是民進黨的所有台灣民眾,下場是甚麼還是未知數,是否動產與不動產全部被查封,決定權在中共,是否把大多數台灣人送到廣大的西北去開發勞改?決定權也在中共,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能阻止中共為所欲為! 醒醒吧!被民進黨欺騙的民眾們,民進黨毫不考慮犧牲我們的一切,來成就他們的荒謬主張和政治利益,2020年起若民進黨仍然執政,個人認為毀滅戰火必將在您想不到的時間猝然降臨,請問您願意家破人亡,願意失去您所有的一切嗎???
1 occurrence1 responsealmost 3 years ago
台電有朋友表示台電董事長要求轉發下訊息。 董事長願意公開他的看法,並執行院長之決定,是值得肯定的。 "現在是電力調度時不管再貴、汙染再嚴重、效率再低的發電設施都上線了,台灣電力系統產生的電力還是不敷需求,已經需要執行有預警的限電了,為了避免廠商的反彈,所以花錢把電買回來!台灣電力系統的裝置容量真的不夠了嗎?核一廠1號機與核二廠2號機兩部機組總裝置容量超過160萬瓩,也就是每小時可發電160萬度,這些電力因立法權霸凌行政權而無法使用。這些機組的燃料費已經支付,不論發不發電運維費用也要支付。如果尖峰時段以4小時計,目前「需量競價」價格已經是每度12元,林全發表看法後,台電公司表示購回電力的價格會加碼兩成。將兩部安全無虞的兩部核能機組閒置不用,台電每天要多支出9千2百餘萬元『把電買回來』。如果和平電廠輸電鐵塔倒塌的危機處理須是15天,總額是13億8千2百餘萬元!這些錢都會反映在電價公式中,決定往後電價的高低,由全民共同負擔。" 放著兩部核能機組不用,除了要公務機關在最熱的時間停用冷氣「共體時艱」,還要台電加碼花大錢買電(台電今年至6月底已虧損百億),等到要漲電價時只好繼續請全民「共體時艱」了。
5 occurrences1 responsealmost 3 years ago
莫約在30年前,一位小中尉在中部某演訓基地,從一名新兵手中奪下一枚手榴彈。 這枚手榴彈插銷已拔,但彈片未跳開,新兵當下不知所措。 小中尉緊握未爆手榴彈,蹲在靶場空地,等待軍團未爆彈處理小組。 已經不記得等了多久時間,但小中尉到現在仍依稀記得,當時只傻傻地惦記著,不要讓手榴彈突然引爆,炸到新兵,而完全忘記自己的生命,有可能瞬間炸滅。 軍團新聞官,隨著未爆彈處理小組過來,原本他要記錄處理小組事蹟,意外拍下雙眼空洞,雙手緊握手榴彈的小中尉;事後還將照片送給了他。 沒有勳章,沒有功獎,只有口頭嘉勉和兩天榮譽假。 如果再從來一次,小中尉還是會這麼做。 小中尉曾用青春歲月,如此來愛台灣。 但不知,台灣是否如小中尉這般愛她地,也愛著小中尉。 信賴保障,不朔既往。 找份工作,老闆一個月給你3萬。若干年後,老闆說公司不賺錢,月薪只能給2萬。 只有兩種選擇:不幹。繼續做,但邊做邊罵,還怠工。 小中尉在高中生畢業前夕,報考軍校。國家開出的條件,最優渥的,就屬退伍金。不多,但保證領好、領滿。 數十年後,國家說沒錢了,要減少退俸。只有兩種選擇:認命或爭取。 小中尉資質不好,做不到將官,甚至連校官都擦身而過。 當小中尉升到小上尉時,輪調到金門,那個還在戒嚴、戰地政務未解除的年代。 二十五、六歲的小上尉,帶著一連的弟兄,駐守在鵲山,三天兩頭面對老共機漁船的襲擾、圍島和不知什麼時候會摸上的水鬼擊殺。 機步槍曳光彈射向黑暗的水際,迫砲照明彈射向天空。小上尉在碉堡裡,拿著望遠鏡,看著海面,不時對照著地圖,急促地告訴一旁的無線電兵,轉告砲陣地修正距離和射角。 驅離射擊,從白天到夜晚,口糧和罐頭,堆的跟彈藥箱一樣多。與陣地共存亡,是小上尉唯一的命令。 小上尉也好,小中尉也罷,在碉堡裡,在靶場上,想著、念著,不是退伍金,不是十八扒,而是如何擊退老共襲擾,不讓新兵生命受到傷害。 網友說,退軍打老共都沒這麼勇猛,打自己人卻是如此毫不手軟。 如果在本島要跟老共面對面開幹,也不會有現在的台灣。 因為有涼山鬼兵,因為有陣地共存亡信念的小上尉,才讓老共遲遲不敢輕易動手。 國家曾承諾過,只要你願意付出青春歲月,只要你願意拿起槍桿面對敵人,只要沒死,我會照顧你下半輩子。 戀人相愛時,願為妳赴死不惜,願給妳幸福快樂一輩子;不愛分手時,彼此誤會一場,諾言只有當下的保鮮期。 如果有一天,立院通過修正酒駕肇事致死者,處無期徒刑或死刑的法律條文,施行的那一天起,同時把過去自立法酒駕處罰以來,所有因為酒駕肇事致死的人,通通抓回執行。 那麼,曾酒駕肇事致死,且已經處罰執行完畢者,會怎麼想? 涼山鬼兵,在退伍多年之後,已是中年大叔的年紀,仍能撂倒數名警察、霹靂小組。 一旦兩岸進入危機,政府下令徵召動員,涼山鬼兵會不會還願意付出生命,保衛曾經背叛、欺騙他的人? 分手的戀人,有多少還願意回頭重新擁抱曾經欺騙、玩弄、劈腿的舊愛? 警政署長陳家欽說:如果改的好,他們(警消)為何走上街頭。 但小上尉卻認為:如果改的「對」,退軍為何要走上街頭。 曾如此愛著「這個國家」。 但不知道,國家是否還如我這般愛她地,愛著…………… 轉 翁世恆 曾 如此愛過
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2 years ago